kuro奶昔

《唯深如许》cp:火黑甜甜甜,同居设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唯深如许》

  这是火神服役NBA的第十三个年头,他当时高中还没毕业就急吼吼的冲回了美国,像个傻逼一样的一股脑的撞上去,脑子里燃烧着热情和自傲,当时打败奇迹的世代确实让他有点疯狂了。

  他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也不曾在跌得满头是包痛的呲牙咧嘴的时候也不曾后悔过。

  即使是如今这个地步。

  华盛顿的阳光总是刚刚好的,阳光闪耀着灿金色的柔柔的笼障在半空中,包裹着每一片在空气中抖动的叶片,寂静的世界就突然多了叶片相互摩擦的沙沙声,汽车在躁白色的世界里穿行,尾气冲击的路面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柏油的融化气味,沙尘被熏风吹起扬了漫天,步道上的行人都匆匆的去往不同的目的地,目光游弋在远方林立的高楼的玻璃幕墙上,躁光晃得人心里发慌,鞋子的硬跟锥击在地面上哒哒哒的响着,而且永无停息。

  人声鼎沸,车水马龙,行色匆匆。

  火神一下子就有了迷茫感,他是即使拿到了手上的那张x光片都会揪着医生领子大喊大叫反复自负的强调不可能的人。

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“你tm在放屁!”

   请你冷静。。。。。。我们是实在的反映了你目前的腿部情况的。。。。。。这样大吵大闹的我见到多了,不都一个个老实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“闭嘴!!!老子怎么可能退役!庸医滚去吃屎吧!!!”火神的怪异眉毛怒气冲冲的拧起来,抓着医生来回摇着他的脑袋。

   “火神君,请冷静一下。”黑子一把捏住他的手腕,卡在骨头缝隙中连接的麻筋,抬起头担忧的看着火神。

   火神接触到黑子的目光,手不禁松了劲儿,医生大口喘息着咳嗽起来。

   黑子对医生行了个鞠躬:“对不起,安森医生。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安森摆了摆手,说小伙子你能把这家伙带走我就十分感谢了,如不是绿间院长的嘱咐我就立马找保安把这位火神先生架走了。

   火神一听绿间的名字拉着黑子就走,安森医生只来得及给了黑子一张注意事项人就被拉走了。

   “一定不能剧烈运动!一定不能!”安森大声喊着。

   走出诊疗室,黑子试图把火神的胳膊架在自己肩上,尽少减少对腿部的压迫。火神一把推开了黑子向他伸出的手,抿了抿嘴唇,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。

   “坐电梯好么?”黑子指了指,火神挪过去后和黑子坐上电梯。

火神没有觉得什么比这个更难以忍受,电梯里人们同情的目光,怜悯的表情一点点被他感知到。

 这么年轻就残疾了。。。。。。。好可惜。。。。。。看起来像运动员呢。。。。。。啊啊,确实脸好熟悉呢!。。。。。。是叫tiger对吧。。。。。。好像是NBA球员呢。。。。。。

这种不满在有人掏出了手机对他拍照时达到了顶峰,天知道他多想踩碎那只手机!

“请不要拍照好么,小姐。你这样让我们很困扰”黑子双眼不起波澜的说,“请立刻删除。”

啊,抱歉。我现在立刻就删除!那个女孩子的脸羞愧的红起来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火神一出了电梯就摆脱了黑子的帮扶,自己单独走开了。

黑子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,他知道,他一直都知道火神为了篮球到底有多奋不顾身,多么热爱篮球,他其实也真的很羡慕他,能追逐自己的梦想,他高中的时候火神就一头冲回了美国,在视频通话里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,但更多的是满足和喜悦,那种自己亲手把梦想抓在手心的喜悦感。

高中毕业之前,奇迹的聚会上,大家都隐晦的问了他要考的大学,地点等事情,还好不知道他的寝室的号码,不然他相信那几个人一定会操纵手上的权力和他“巧合”的分在一个宿舍里。

“那个,黑子。。。”屏幕那边的火神脸有点红,紧张的话都说的语法结构不对了,“你要来我,不是,那个,请你来我的学校里上学好吗。。。。。。”

黑子顺手开了一瓶饮料,听着那边火神支吾的解释,类似才不是因为想你,没有别的意思的话,他偏了偏头,才沐浴过的胸膛在电脑的光芒照射下泛着一层微微的冷光,火神不禁偷偷摸摸的夹紧了腿,有种色情的感觉。

“好啊。”

火神嗯了一声,随后整个人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!

“真,真的!”他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“嗯。”黑子眉眼淡淡的看着,眼睛里却有暗藏的笑意。

这一待,就是15年。

他们从少年成为了青年,从青年变成一个成熟的社会人。

黑子还记得他们初见的春天,那个春天温柔似水,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再相逢的夏季,火神牵着他的手从机场走到火神的临时住所,火神给他笨手笨脚的倒水,洒了他一身,拭干水渍的动作渐渐开始火热,他们激动的接吻,一直将彼此的舌头伸到对方口腔的最深处,舔舐彼此的津液,体温。

湿润的温热的触感一直从脖子,喉结,锁骨,乳尖,小腹,最后彼此口交,迷情的舔着对方的肌肉,勃发,青筋,还有彼此的一切,黑子把双腿架在火神厚重的肩上,开始开拓自己,有点丢人,还有羞耻。

蜜色的强壮身体不容置喙的强硬的挤进他的身体,有一种硬物骚动的快感,不禁想要更快的,更深入的拥有,鼻尖是阳体散发出的汗味黑子不禁咬着火神的肩臂,以防自己失态的叫喊出声,两人就像情欲的野兽直到餍足为止才停止疯狂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黑子回到他和火神如今的居所,发现火神正在沙发上发呆。他什么也没说,径直去了厨房,看着冰箱的食材,随便的拿了几样,随意的做了几样。

他解下围裙去扶火神,火神却打下他的手,黑子的心里不禁有点堵的慌。

“我没有残疾!我不需要别人扶我!黑子!我不需要!!!”火神站起来,眼睛里有血丝充斥。

“火神君!”黑子也恼怒了:“你差不多也够了!我知道你很难接受,我知道你很热爱篮球!但你的身体,你的腿已经不行了!你再强撑下去你真的。。。”

火神顿时一股火气,他不想从黑子口中听到那两个字。

“你闭嘴!”火神阻止了黑子的话,狠狠推了他一把,黑子一个中心不稳,他的头撞上了玻璃的茶几,手被碰落的水果刀划伤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火神看着额头一道红痕,手哆嗦着不断流血的黑子,头脑顿时清醒起来。

“黑子。。。。。。”火神张了张口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

还没来得及道歉的火神看着黑子用沉静的眼睛看了他一眼,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,他知道黑子真的生气了。他不禁开始懊恼自己的冲动。

当他看见黑子穿上外套,拿着装他的卡和少许衣物的行李箱的时候,他知道他这会真的把黑子气得够呛了。当黑子站在玄关处他一跳一跳的也赶到了。

“黑子,我错了,我不该因为我的伤而对你发火。”火神一手抓住旅行箱,一手扶着墙说。

“火神君,我想我们都需要静一静。我现在要出门,你放开我的旅行箱。”黑子板着一张面瘫脸说。

谁是傻子才会信的!

火神更握紧了箱子,说:“黑子,先把手上的伤好好处理一下好么?我可以帮忙的!”

黑子看了一眼自己差不多要凝固的伤口,微微的点点头。

火神大喜,忙跑去找医疗盒,然而黑子已经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火神拿着盒子出来发现房屋空无一人,顿时浑身发冷。

片刻他一跳一跳的到门口拿了拐杖,拿了家里钥匙就追了出去。

他一瘸一拐的走着,心里不断祈求着黑子没有走远,他敏锐的发现公交牌旁的黑子,他正试着找一辆taxi或者坐公交,不断的四下张望着。

火神悄悄从后面接近,一把拖住黑子就往家走,黑子心里其实已经没有那么气了,他怕挣扎使火神受伤,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。拖着行李跟火神往回走。

火神在黑子之后进的门,反锁了大门,看着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放的黑子,上去用左手轻轻碰了一下黑子的右手,然后瞄了瞄黑子的反应,完全把黑子的手圈进来。

火神被黑子带到沙发旁边的地上坐下,黑子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,看着他紧张又内疚的脸,揉了揉火神的头发。

“火神君,你是很有才能的篮球员,各个性能都非常优秀。”

黑子如海洋一般的眼睛看向火神眼眸深处,

“我相信你的,即使你退役了,你也会是最好的球员,最好的教练,你可以当篮球教练来继续自己的梦想的,不是么?

“那。。。。。。”火神眼睛开始透出光芒来,“你原谅我了?!”

黑子有点坏心眼的想着,嘴里说着:“看你表现。”

嘴角却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end


评论

热度(11)